首页| 军事| 娱乐| 社会| 体育| 教育| 财经| 健康养生| 综合| 国际| 文化| 汽车| 旅游| 科技| 时事|

绘画构图规律初探

2019-11-01 12:42:11 来源:网络

毕加索1956-1957年油画《宫娥》马德里普拉多艺术收藏

毕加索的《宫娥》在“黑-白-黑-白”的构图上使用了夸张的变化,使其比原作更加正式。

构图也叫构图,管理位置和布局是形式美的重要因素。好的作文往往优先于其他作文,甚至胜过内容。中外艺术史中的大量杰作不仅为后世留下了丰富的艺术形象,而且形成了各种经典的构图风格。本文所提到的作文并不是指作文风格,而是探究作文的内在规律及其衍生的作文要素。

组成的一般规律

作文的本质是什么?

所谓作文是以对立统一的原则为基础,利用矛盾,创造矛盾,然后统一矛盾来反映作者的思想。

这个定义揭示了创作的一般规则,适用于任何类型的创作。句子的前半部分很好理解,即作文应该基于对立统一的原则,这一点应该是毫无疑问的,因为作文法是形式法的一部分,形式法的原则是对立统一的,作文是不能自然违背的。问题在于如何理解“利用矛盾,制造矛盾,统一矛盾”。为了说明这一点,我认为最好的例子是梵高的作品。许多人认为梵高的画是好的,因为它有一种非理性的狂热。也许他作为疯狂艺术家的形象已经深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人们不相信梵高能够足够冷静地在构图中巧妙地运用和创造如此多的矛盾。

在作者看来,几乎每一幅梵高作品的构图都是非凡的,这反映了构图的一般规律。例如,他的风景画很少使用近景构图,即使他画近景,他也会用房子的大小来对比。他的山水画一般都有很强的透视感,类似于中国画的“平原”(也有“深远的影响”)。熟悉透视法的人都知道,透视法,特别是强烈的透视法,在透视法引起的变化中自然会有对立统一的美感,如近大远小、近实远虚、近宽远窄、近纯远灰等。因为它远而近,宽而窄,等等。正在向两极发展,这是高度对立的。然而,梵高觉得透视造成的客观矛盾不是他想要的画面效果,所以他也制造了许多矛盾。以他的代表作《星夜》为例,夜空中的星星已经在大小上进行了远近对比。梵高显然不满意这种不冷不热的对比。他想把大的变大,小的变小。经过他的治疗,人们发现星空仍然可以画得如此强烈。这幅画引起了无数人的“共鸣”。然而,知心朋友并不多。如果一个人只看到它的“热”(内心的骚动),而没有看到它的“冷”(冷静地利用大小比较来控制构图),那么他就不是知心朋友。在梵高的作品中,利用矛盾(长度、厚度、密度、半径、对与错、复杂性、空虚、纯灰色等)是很常见的。)客观地存在于自然和人物之间,并在此基础上创造(夸大)矛盾的作品。那么梵高是如何将这幅画中如此多尖锐的矛盾统一起来的呢?有很多方法。有时他使用不同区域的对比色来统一画面。有时他用一种主色来统一画面。更常见的是,他使用自己独特的个人风格,使画面的每一部分既多样又统一。

内容与形式的关系(构图)

主题创作,尤其是革命历史画,通常从主题和任务开始。在作者接受任务后,他开始构思想法,寻找图像和构图。例如,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革命历史画,如《地球大战》、《血衣》、《英雄不屈》、《琅琊山五侠》、《百万英雄渡江》就是这样创作的。然而,在这些绘画的具体创作过程中,很难说先有内容后有形式(构图),很可能内容和形式(构图)是同时进行的。例如,“百万英雄渡江”,为了更好地突出中国人民解放军势不可挡的实力,董文茜用中国人民解放军黄绿色军装的紫色作为背景色调。这里的黄绿色军装既可以视为内容,也可以视为形式(构图)。另一个例子是“琅琊山五英雄”。这座纪念碑的构成令人印象深刻。正如詹建军所说,把英雄和山连成一个整体是人们所希望看到的。显然,“琅琊山”在这里既是内容又是形式(构图)。内容之前还有形式(成分)。例如,苏里科夫的《贵妇莫洛佐娃》(Noblewoman Molozova)据说是在他找到创作灵感之前,被雪中的乌鸦(大白棋被小黑棋包围)所启发。内容可以决定形式,形式具有相对独立性,这反过来又可以限制内容。这原本是马克思主义文论的一部分,但人们习惯于内容决定形式的原则,忘记了在创作中形式(构成)先于内容是很常见的。

我们通常谈论的灵感大部分是由感人的图像或激动人心的事件引起的,但一个美丽的动作、美丽的色调以及点、线、面与抽象美感的结合常常能给作者带来灵感也是不争的事实。内容和形式也可以在创作中交替,相互制约,往复循环,不断提高创作思想的内涵和形式美。创作和写作是复杂的事情,很难使用固定的思维模式。

一幅画的构图在危险中必须稳定。

富人看到简单的具体和抽象

孙郭婷在《朴树》一书中把学习书籍的过程分为三个阶段:“初学者学习分配,但要追求公平和正义;如果你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对的,你必须追逐风险。这不仅会消除风险,还会恢复和平与正义。”事实上,绘画在平衡和危险之间也有矛盾。然而,与书法不同,绘画必须从一开始就追求危险和危险,并且必须在危险中保持稳定。这幅画的构图应该在风险中保持稳定,以风险为主要焦点,而不外乎是一个重量平衡的问题。绘画要么左边重,右边轻,要么左边轻,右边轻,要么顶部重,底部轻,要么顶部重,底部轻。许多人不知道这幅画的重量也可能不均匀。不改变重要性的绘画就像没有波动和紧迫感的歌唱,让人昏昏欲睡。所谓轻与重的平衡,主要是指作品的上、下、左、右各部分不应该平衡,尽量避免对称平衡。然而,对称成分,即上、下、左和右成分,并不是完全无用的,并且如果使用得当,可以产生效果。然而,对称总是会有一些变化。

丰富和简单是制约构图的另一对重要的辩证关系。具体和抽象是它的孪生兄弟。他们被称为不同,但有许多相似之处。这两对辩证关系在作文中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

这幅画内容丰富,通常指更多的细节,用通俗的术语来说是“有趣的”。然而,如果太多的细节处理不当,不仅有“切碎”和“花”的危险,还有丑陋的可能性。罗公刘回忆了他在欧洲的绘画经历,说他对许多技巧娴熟的西方写实绘画印象不深,因为它们过于写实,细节包罗万象。结果,他们失去了他们的总体概括,就像走进蔬菜市场和肉店,这让他失去了胃口。我相信许多有绘画经验的人也会有同样的感觉——绘画太细致但吃力不讨好,这使得这幅画失去了它的简单、朴素和抽象之美。用卢邵岩的话说,这种画是作者画累了,观众看了更累了。为什么你必须如此努力地画出许多细节而不是回报?原因是许多画家不知道具象化中隐藏的抽象美因素(简单的几何构图关系,如水平线和垂直线,如点、线和面的关系)是绘画形式美的关键。如果一幅写实绘画在整体构图上不能有几何构图关系,它肯定会偶然发现一个简单的几何构图关系,所以一个好的画家可以在绘画前将物体转化为点、线、面和体的抽象构图关系。中国画强调绘画在相似和相异之间被重视。这种相似是具体的,不同是抽象的,而不同和不同意味着好的绘画应该把具体和抽象结合起来。美国画家怀斯和霍珀的作品可以将许多丰富的细节统一成简单抽象的构图。中国古代诗歌也非常强调丰富和简单。例如,唐代大诗人王维(Wang Wei)写了一首诗,题目是“沙漠寂寞,烟直,长河落日元”,一个是“直”,一个是“圆”,从而简化了长城以外风景的意境,抽象与具体相结合,画面感强,极其简单。

有一种画很简单但不丰富,比如极简主义绘画和单色绘画。因为它们没有反映具体而丰富的细节,它们失去了生活的可信度,所以最重要的艺术效果,如与观众的情感共鸣,无法实现。这不仅是一个失去了丰富性的问题,而且审美世界观也滑向了主观主义。

构图中的颜色和阴影

构图不仅指自然形式的合理组合,而且正如钱松喦在《砚台边缘液滴》中所说的,所有的颜色、油墨颜色、色调和位置都应该考虑在内。其中,明暗和颜色是最重要的。明暗和颜色更为关键,因为明暗两个系统是画面中真正的结构因素。当一件彩色作品被转换成黑白效果时,明暗的重要性就显而易见了。如果黑白效果不改变它的整体效果,那么这样的作品在构图上是站得住脚的。

当我第一次接触油画时,我脑海里总是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许多古典油画总是有深棕色和黑色的背景?作者曾错误地认为这可能与这些国家的光线不足有关,但后来意识到情况并非如此。俄罗斯靠近北极和北欧,可能缺乏光线,但俄罗斯和北欧画家的许多作品也阳光明媚。事实上,这是古典油画的构图特征。与中国画相似,“白色被算作黑色”,但西方人用黑色来表示空虚。它的意思类似于中国画的“白色”,或者可以叫做“黑色算作白色”。在我看来,中国有着留下空白的骄傲传统,而西方有着“黑布”传统。

一般来说,一幅画的黑白面积不应该相等,要么多黑少白,要么多白少黑,也就是说,大面积的黑色包围着小面积的白色,反之亦然。例如,凡高的“鞋子”是大面积明亮的颜色包围小块黑色,使鞋子脱颖而出;戈雅的《战争巨人》(Giant of War)是一大片被白色小片包围的黑色区域。对于人物众多的群体形象来说,明暗的排列更加复杂,因为它涉及到主客体之间的许多关系,如主次关系、争夺特许权等。如果每个特定人物的黑白和实际情况是独立的,没有集中统一的画面顺序,就会有一种多中心、主次不清的感觉。如何集中统一?作者认为,只不过是提出“一明一暗”的问题,即采用“黑-白-黑-白”的构图。例如,伦勃朗的《夜游》很好地利用了“黑-白-黑”的构图。即使抽象画也无法逃脱上述黑白配置。例如,毕加索的《宫娥》使用了“黑-白-黑-白”的夸张手法,使其比原作更加正式。此外,黑色、白色和灰色的比例也应在作文中给予足够的重视。一般来说,黑白的总面积相当适合灰色。

色彩安排也是构图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经验的画家通常在创作前画一张黑白草稿和一张小彩色草稿。这个小色稿主要解决什么问题?主要解决色调问题。大自然的颜色天生丰富多彩。实现颜色的多样性(矛盾)非常简单,但统一却更加困难。统一颜色最简单的方法是色调。一幅画要么冷,要么暖,要么有某种颜色。换句话说,一幅画的颜色应该有一种趋势。如果语气相反,冲突一方应该被给予主导地位。了解这一点对掌握色彩构图的主动性有很大的好处,否则它很可能被客观色彩所引导而忘记它们的统一性。另外,关于对比色的统一,有人认为除了冲突方的主导地位之外,对比色块的位置不应该过于分散。例如,最好用大红色块包围一两个相对集中的绿色块。作者认为这种观点对于更现实的绘画来说是合理的,但对于追求平面化的绘画来说,如果色彩块相对分散,画面的传播就会更加突出。也有观点认为,物体明亮部分的色标不应该太大和太乱,特别是当不同物体的固有颜色很强时,最好在黑暗部分具有互补的颜色成分并统一成一个系统。毫无疑问,这是合理的,但它也不适合追求平面化的绘画。有些人只是喜欢一点凌乱而平淡的色彩效果,但它也可能产生效果,比如涂鸦画、五彩缤纷的色彩,有时甚至会给人一种困惑的感觉,但这种效果还是有可能的。的确,当一幅画有各种各样的颜色,冷热之间有很大的差距时,最好用黑色、黑色或空白线条来分隔它们。

总之,无论是颜色还是明暗的配置,要判断它是否均匀而不凌乱,除了遵循一般的构图规则之外,它主要是由作者的感觉来调整的。如果感觉合适的话,这个理论可以被搁置一边。

(作者是浙江大学副教授王钟涛)

怀斯的蛋彩画《克里斯蒂娜的世界》于1948年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怀斯的作品可以将许多丰富的细节结合成简单抽象的构图。

梵高的油画《阿尔勒:麦田里的风景》于1888年在巴黎罗丹博物馆收藏。梵高知道如何充分利用透视引起的大小、宽度、距离等的变化来构图。

苏里科夫1887年的油画《女贵族莫洛佐娃》藏在莫斯科的特雷恰科夫美术博物馆。据说,作者在找到创作灵感之前,受到了雪中乌鸦(大白鲨被小黑鲨包围)的启发。

上一篇:中秋团圆月 天涯共此时

下一篇:莫德里奇受伤被队医搀扶下场,12天后将迎来西班牙国家德比

© Copyright 2018-2019 ffqfp.cn 筱坝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