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娱乐| 社会| 体育| 教育| 财经| 健康养生| 综合| 国际| 文化| 汽车| 旅游| 科技| 时事|

人类不会被机器取代,但工程师教育急需升级

2019-11-05 19:09:30 来源:网络

记者|姜敏

编辑|

第四次工业革命使机器变得更聪明,对人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工人不再保护机器按钮,而是被数据网络包围。工程师不仅需要了解机械和电力,还需要了解控制和软件。

“未来的行业将深度集成嵌入式系统、云计算、物联网和人工智能。这并不意味着人才必须完全掌握所有学科,而是要理解所有系统并制定合理的计划。”中国首席专家、同济大学教授、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德国经济和能源部企业对话平台(agu)博士生导师陈明在近日举行的“数字转型与人才培养院士高峰论坛”上表示。

学术界和工业界正在探索对智能制造人才的具体需求,第三方组织也在试图提供解决方案。近日,德国第三方认证机构莱茵电视集团(Rhine TV Group)宣布与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同济大学和西普智能系统有限公司合作,为工业4.0智能制造工程师开发课程和认证系统

陈明认为,新的资格认证不是为了颠覆现有的工程师系统,而是为了认证系统工程师的新职位,包括工业4.0系统规划人员、集成商、评估人员和安全工程师。此外,重要的工业设备控制工程师也包括在新的资格认证中,如3d打印应用工程师、工业机器人工程师和物流设备应用工程师。新认证的出现意味着智能制造人才的培养将更加规范化和标准化。

工程教育和认证升级是在不同的工业发展阶段进行的。在工业3.0阶段,出现了具有跨学科背景的工程师,例如既懂电力又懂机械的机械和电气工程师,以及将工业生产和管理结合起来的工业工程师。在以智能为主导的4.0阶段,工程师变成了“系统大师”,加强了他们对复杂性的理解和处理。

人才提升的背后是各国对制造业转型的迫切需求。作为传统的制造大国,德国政府在2013年4月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正式提出工业4.0战略,引起发达工业国家和跨国企业纷纷效仿。西门子等工业巨头已经将他们的概念引入生产控制系统和工业软件开发。在美国,以通用汽车为代表的公司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并试图利用其在信息技术方面的优势重塑制造业。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也意识到转型升级的必要性。

“中国制造就规模而言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但核心关键技术已经成为发展的瓶颈。德国和其他制造大国在品牌和质量上有所不同。”陈明认为,随着资源红利优势的消退,中国制造业正面临“先堵后追”的局面。“世界工厂”要想扭转局面,产业人员结构和培训需求必须跟上。

不仅职业资格认证需要升级,工程师培训机制也需要完善。我国工程教育的发展借鉴了注重技术和实践操作的苏联模式和美国模式,进而转向理论和科学教学。直到2010年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工程教育开始了“回归工程”的转型。2016年,中国成为“华盛顿协议”的正式成员,标志着国际社会对工程教育质量的认可。

“但是对于人才来说,即使他们掌握了很多知识,他们也不可能转化为能力。我们在校企融合方面做得还不够。”陈明评论道。

近年来,高等教育也在发生变化。根据教育部关于公布2017年普通高校本科专业备案审批结果的公告,2018年我国高校首次开设智能制造工程专业。然而,同济大学等大学正试图建立“学习工厂”。在这个特殊的“工厂”,学生将经历每一个生产环节,通过生产实践将知识转化为能力,形成产品,以弥合高等教育与工厂之间的差距。

“将来,制造业会帮助你提前预测许多事情。例如,汽车会在红灯亮前提醒你使用重要部件的风险,这样人们在上路后就不会感到尴尬。从设计到生产,需要创新和服务意识。”

陈明认为,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都需要改变思维。“在未来的世界里,机器会做机器擅长的事情,但人类不会被完全取代,而是会与它们和谐相处。”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上一篇:火了!惠州这位兵哥哥的求婚仪式感动所有人

下一篇:辽宁成大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股东增持股份进展公告

阅读推荐
    新闻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ffqfp.cn 筱坝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