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娱乐| 社会| 体育| 教育| 财经| 健康养生| 综合| 国际| 文化| 汽车| 旅游| 科技| 时事|

共和国的荣光——著名作家、原文化部部长王蒙谈国家勋章和国家荣

2019-11-18 08:06:05 来源:网络

9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授予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为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颁奖并发表重要讲话。作为著名作家,王蒙先生获得了“人民艺术家”的国家荣誉称号。《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报》的记者就此采访了王蒙先生,并请他谈谈他对共和国的感情、对“人民艺术家”的理解以及对CPPCC的热爱。

"我仍然是文学网站上的一线劳动力。"

记者:王老,首先祝贺你获得“人民艺术家”的称号。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是国家的最高荣誉。他们表彰在各个领域与时俱进、为共和国事业努力工作、做出巨大贡献并享有崇高声誉的杰出人士。你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的称号。作为一个14岁就加入革命的年轻布尔什维克,你必须对党、国家和人民有特殊的感情。你能根据你的经历谈谈你对党和共和国的感受吗?

王蒙:我出生于1934年。我出生三年后,日本侵略者占领了北平。那时,我的家在现在的阜成门地区。我记得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日本侵略者在第四次加强公共安全运动中提出的第一个口号是反共。对当时只有9岁的我来说,这样的口号起到了非常积极的教育作用,即共产党非常勇敢和凶猛,共产党是对日本侵略者的威胁。

从抗日战争到现在,我已经经历了80多年。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事件。十几岁时,我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遇到的第一个共产党员是在1946年。1946年1月13日,由国民党、共产党和美国组成的军事调解执行部成立。中国共产党代表叶剑英有幸见到了在叶剑英身边工作的李新同志,他也看到了国家和人民的希望。1948年,14岁时,我加入了地下中国共产党,隶属于华北城市事务局北平学术委员会。地下党员大会召开时,叶剑英和彭真在场。我能够经历这样的荣耀、这样的心情和这样的日子,这让我充满信心。我在心里大声喊道:所有的日子都来了!近代康有为、梁启超的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最终导致了人民革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是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历史转折点。

我的命运、我的创造和我的生活也与共和国密切相关。当共和国顺利、稳定、繁荣发展的时候,也是我自己创作最活跃、情绪最高涨的时候。我也分享共和国所有艰难的探索和发展经验。回顾我的文学生涯,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我就开始于1953年。19岁时,我在北京市东城区委员会共青团工作。新中国经历了旧中国的解体,经历了各种失败,感受到了从旧中国到新中国的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我的心充满了希望、活力和信念。我相信,从我们这一代开始,我们将过着全新的、无私的、光明的生活。我认为我们应该记录这一历史时期和我们年轻一代的心路历程。1953年秋天,我开始静静地写作一年。这是小说《青春万岁》,后来部分连载并在《文汇报》和《北京日报》上选登。我们这一代年轻人赶上了历史的重大变化和重要的历史机遇。这部作品是我年轻时写的。并非没有天真和天真。这可能写得更好,但其他人不可能有我年轻时经历的从旧中国到新中国的巨大变化那样激动的心情。我们唱了一首胜利的革命之歌。我们献身于革命建设。从青年到青年,在这样一个历史转折点,我们有一种放弃他人的使命感和荣誉感。《青春万岁》反映了古代中国命运的变化和新中国各方面的复兴。从那时起,我真正走上了一条崭新的新中国带给我的创造之路。

记者:你的创作也与新中国密切相关。请简要谈谈你的创作过程。

王蒙:1956年,我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组织部的新青年》。从1953年的《青春万岁》到《组织部的新青年》,我描写了年轻人的理想、纯真和困惑。我还写了一系列的共和国小说:爱情的季节,失态的季节,犹豫的季节,狂欢的季节,等等。2013年,我根据20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新疆的工作经历,出版了一本小说《这里的风景》(The Scenery here),展现了多民族共同生活的热门前景。这部小说获得了2015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我还写了许多关于孔子、孟子、老子和庄子的书,不久将出版一本关于列子的书。我目前正在写一本关于荀子的书,这是百大学派中最大的一本书,这也是我近年来一直努力的内容之一。事实上,我也写过关于北京郊区农村生活的作品。这部小说叫做《山里有一个日历日》。《人民文学》出版后,一位编辑收到一位朋友的来信,说你真的敢用假名。甚至王蒙也成了一个新的笔名。他们可能不相信我能写农村生活。事实上,我的写作范围和兴趣非常广泛。我关注老年人、儿童、国内和国际。我觉得有无数的故事要讲。

2019年,我85岁,加入中国共产党71年,写小说66年。85岁的时候,我也在今年的创作中掀起了一个小小的高潮。年初,我在《上海文学》中发表了《地中海幻想曲》(第一章),在《人民文学》中发表了《生死之恋》,然后在《北京文学》中发表了《邮件事务》。7月和8月,我还写了一部80,000字的中篇小说,名为《笑声之风》。除了写作,我仍然坚持每天走89000步,每周游泳两次。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仍然是文学网站上的一线劳动力。一个老人的劳动意识是多么幸福啊!

"对人民的感情是作家写作的最大动力。"

记者:你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的称号。你怎么理解这个荣誉?你如何看待“人”和“艺术”之间的关系?

王蒙:这次国家授予了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还授予了300名新中国最美丽的斗士。这反映了党和国家对各行各业奋斗者工作的肯定。这非常令人鼓舞。我已经明确表示,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科学家、发明家和英雄相比,我所做的非常少。对我来说,这种鼓励不用说它的荣耀。我会尽力继续奋斗和创造。

对人民的感情是作家写作的最大动力。人民的含义非常广泛,包括工人、农民、士兵、学生和商人,以及知识分子,包括所有民族,包括他们自己的国家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家强调的人性、人性和人际关系等主题也包含在“人”的含义中。作家应该考虑人民,关心他们,熟悉他们,并且有强烈的愿望去写他们,谈论他们,为他们说话。

至于艺术,前苏联曾经有句谚语说文学是语言艺术,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1952年举行的“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全国代表大会”上,周扬把老舍、茅盾、巴金、曹禺和赵树理列为语言艺术大师。如果你的文学真的符合语言艺术的标准,我认为它是非常高尚的。

关于“家”,它意味着一个人在自己的领域有专长。我同意讲故事和表演艺术家刘兰芳的观点,他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即“人民艺术家”的称号反映了党和国家对文艺工作的关心和重视。

记者:今年也是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70周年。你是一个“老CPPCC”,对CPPCC有着深厚的感情。请问如何做好CPPCC的工作,如何充分发挥会员的作用?

王蒙:我在CPPCC履行职责的15年里,我感到非常重要、非常充实和快乐。我在CPPCC全体会议上发表了四次讲话,这是我参与政治的一个重要机会。CPPCC可以在许多方面发挥领导和促进作用。我也越来越觉得,从会员的角度来看,CPPCC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人才库。这次获奖的人中,有很多是全国政协委员,如俞敏、孙家东、袁隆平、范进士和秦毅。因此,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反映了我国重视人才的政策。邓小平同志曾提出尊重知识和人才,江泽民同志提出科教兴国,胡锦涛同志提出人才强国。这一次,国家把这种至高无上的荣誉授予了各行各业的人才,他们都非常重视人才。CPPCC的人才工作非常好,影响很大。我认为,如果可能,CPPCC还应该记录每个CPPCC成员的成就和成就,这是非常重要和宝贵的。我对CPPCC有很深的感情,我仍然和CPPCC保持联系,经常参加CPPCC的活动。我仍然是中央文化历史研究所的图书管理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也有许多成员组成中央文化历史研究所的图书馆员,他们都是我国受人尊敬的老先生。CPPCC和中央文史研究所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它们都充分发挥了人才在我国的作用。

记者:你写了很多关于传统文化的书。在工业文明的背景下,你认为什么样的智慧值得向传统文化学习?

王蒙:传统文化的内容非常广泛。它对道德和人际关系有许多看法。以孔子为例,我特别喜欢孔子的得体性。他把人类最普通最普通的话铭记在你的心中。孔子说,“死者就像一个日夜不停的丈夫”。我一直在想,他怎么能以如此恰当的方式表达他对时间和生活的感激呢?他说,“孩子想被养育,但父母不想留下。”这比宣传“孝”这个词100次和1000次更有效。他的语言既不夸张也不哗众取宠。我也钦佩孔子的话:“不义、富有、昂贵对我来说就像浮云。”这反映了孔子的高贵。他因不公正而富有且昂贵。他一点兴趣也没有,也没有致富的心理。

因此,传统文化教育我们成为更好的人,这将对我们人格的提高,修养,甚至我们说话方式的改进产生重要影响。

"文化离不开人才和阵容."

记者:你认为中国日益开放的文化政策和文化信心如何?

王蒙: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的文化空间空前扩大。如果从过去某个时期“打破四大传统”的角度来看待今天倡导的传统文化,你很难从积极的角度来评价和学习。一些外国文化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在西方,它是“首都”,在苏联,它是“修理”。所以我认为我们今天的精神空间和文化空间已经大大扩展了。与此同时,人们越来越感受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主旋律。对自己文化的自信也在增加,所以我们的文化事业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文化没有界限。我们希望它能有更多的发展空间。此外,文化离不开人才和阵容。例如,当提到唐代文学和唐代文化时,我们会想到李白、杜甫、韩愈和柳宗元这样一个庞大的阵容。因此,我也向中央领导反映,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文化人和自己的文化阵容。我们应该为子孙后代留下宝贵的文化遗产,让人们认识到中国将在人文领域有更广泛的发展。

记者:你认为实现“中国梦”后,这个国家会是什么样子?

王蒙:我认为中国人现代最大的梦想是在经济和文化等不同领域成为世界先进国家。新中国成立70年来,各个领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前所未有的变化。然而,与此同时,我们也希望在教育、品德和修养方面,特别是在社会文化和文明的培养方面,会有新的提高。我们希望会有更先进、开拓和向上的精神。我们希望有一种追求、科学和绅士的精神。我认为我的愿景很大一部分在于中国人民的全面进步和发展。

资料来源: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 内蒙古快3

上一篇:“儿媳,婚礼的改口环节取消,没有改口费”“干脆婚礼也取消吧”

下一篇:飞鹤乳业港交所闯关成功:上半年净利17.51亿,同比增长60

阅读推荐
    新闻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ffqfp.cn 筱坝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